和丝瓜视频app类似的软件

PS:今天第二更了,求保底月票啊!

接下来几天,凯姆勒和他的古坟军团的进攻猛烈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凯姆勒的黑魔法一道道地穿过城墙,许多守军眨眼之间就被亡灵魔法的光束吞没,化作一团正在融化的血水和被腐蚀地千疮白骨的枯骨,一个接一个的丧尸军团和骷髅勇士军团不断地考验着城堡的防御,黑色的、灰色的海浪每天对城堡的进攻就像潮涨潮落,永不停歇,亡灵生物们不知疲倦,不计伤亡,它们的进攻带给了守军巨大的损伤。

但是蒙特弗尔城堡就在亡灵的进攻下始终顽强地坚持着,这座城堡从布列塔尼亚建立前就屹立于斧咬隘口之上,在初代蒙特福特公爵马克路德重修了整座城堡,将其加固到高耸入云的程度之后,蒙特弗尔城堡已经静静地在此矗立了上千年。

每当有敌人攻破大门,当代的蒙特福特公爵事后便会组织工匠将城堡再加固一次,上千年时间以来,这座城堡的防御早已达到了某种极端,城墙上到处都是角楼、方塔和大型的守城机器,十几台巨型投石机朝着亡灵军队抛掷石块,几十门大炮朝亡灵倾泻炮弹,蒙特弗尔城堡的坚固程度举世闻名,弗尔卡德公爵更是数次亲自率领骑士冲锋,将敌人从城头驱逐并予以歼灭。

护城河堆满了亡灵的尸体,已经完全看不出了原本护城河的样子,站在城堡远方的亡灵大巫师海因里希-凯姆勒望着蒙特弗尔城堡,脸上完全没有什么表情。

进攻一阵凶猛过一阵,绝大多数的亡灵军团在进攻和登城的路上伤亡惨重,箭矢和火炮的响声就像一曲血腥的交响乐,在蒙特弗尔城堡下演奏成战争的乐章。

马休巴德脸色冷酷地注视着凯姆勒,这位亡灵大巫师率领他的古坟军团围攻了蒙特弗尔城堡两周时间了,始终没有更多的进展。

马休巴德对凯姆勒进攻蒙特弗尔城堡的计划本就不看好,不过他始终一言不发,他和他手下的两个亡灵骑士军团和一队血骑士,几位黑色圣杯骑士始终按兵不动。

凯姆勒的攻城没有竭尽全力,最起码,亡灵大巫师麾下最精锐的缚灵骑士军团和石冢缚灵军团并未出动,相反,这只军队正在外围埋伏。

马休巴德明白凯姆勒的计划了,亡灵大巫师根本就不在乎能否攻下蒙特弗尔。

他,在等待着他的死敌,弗朗索瓦的到来!

穆席隆公爵始终沉默,他心想凯姆勒始终对于二十多年前的拉-梅森内尔修道院之战耿耿于怀,他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或许从进攻蒙特弗尔城堡的第一时间开始,凯姆勒的计划就不是攻陷这座城堡。

岸边 慵懒睡姿

而是引来弗朗索瓦,让温福特公爵和他决一死战。

马休巴德一开始鄙视了凯姆勒的智商,心想这位亡灵大巫师真是没有追求。

不过穆席隆公爵随即发出了自嘲的笑声,他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和看低凯姆勒?难道他自己就不是一个因为仇恨而疯狂之人么?

他十几岁的时候,可是一位技艺最娴熟、最光荣、最虔诚的游侠骑士之一!

但是一切都是个谎言,那位抚养自己长大的巫妖王将湖中仙女的真相告诉了自己之后,他痛到哀伤,怒至癫狂,湖中仙女的谎言欺骗了这个国度上千年,马休巴德在得知了真相之后下定决心,要成为布列塔尼亚之王!将这片土地从湖中仙女和他的谎言中拯救出来!

围攻旷日持久,随即,一条消息传到了中军。

“一支庞大的骑士军队正在支援这里的路上,预计还有三天就会抵达。”一位尸妖来到凯姆勒的身边,附耳低语道。

援军来得比想象中的快!马休巴德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眉头紧锁。

凯姆勒沉默良久,他抬起头,看着远方的蒙特弗尔城堡。

“明天,发起总攻!”

“是!”

…………

第二天,攻城的亡灵大潮中,第一次出现了荒坟守卫军团和石冢缚灵的身影,那些成群的荒坟守卫军团几乎刀枪不入,一条条经过亡灵魔法加固的云梯上挂满了这些荒坟守卫,墓穴恶鬼们在亡灵巫师的指挥下将云梯挂在高高的城墙上,强大的荒坟守卫们大步通过云梯登上城楼。

蒙特福特公国的农奴步兵们心惊胆战地看着这些全身锈蚀铠甲的荒坟守卫们,他们结成了紧密的枪阵迎接强敌,但是这些荒坟守卫实在是太强悍了。

第一个强壮的荒坟守卫登上城墙,他手里的巨剑一剑就砍翻了两个农奴长枪兵,剩下的农奴们大声地嚎叫一拥而上,城墙上化作血肉的炼狱,三四个农奴步兵才能和一个荒坟守卫对抗,但即使如此,蒙特福特公国的农奴士兵们依然背负了惨重的损失,成百上千的农奴殒命于此。

“顶住!给我顶住!”蒙特福特公爵弗尔卡德高立于瞭望塔之上,他放声大呼:“调配更多士兵前往突破口!”

“杀啊啊啊啊!”更多的农奴士兵们在骑士老爷的命令下冲上城头,和亡灵军队决一死战。

但是很快,黑乎乎的蝙蝠群和嗜血天鬼们加入了战场,这些聒噪的怪物从天空之上俯冲而下,它们尖利的爪子撕裂了农奴步兵们脆弱的皮甲和布甲,品尝着农奴士兵的血肉,剩下的农奴士兵们也无法躲过可怕的厄运,成群的弓箭手在惨叫中掉下城墙,落在无数尸骨堆和亡灵潮中,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剩下的农奴弓箭手们徒劳地朝这些亡灵空军们放箭,仅有极少数的箭矢射杀了天鬼和蝙蝠,它们立即四散而开躲避。

亡灵空军直接朝着高墙之上飞去,那些巨型投石机被天鬼使用冲击和爪子砸碎或是折断关键部位,负责给火炮上膛的炮兵们也伏下身体躲避。

城楼上的火炮和投石机被迫停止了攻击,黑压压的亡灵空军更是直指位于瞭望塔上的公爵本人和他的亲卫骑士们!

“闪的灼热凝视!”蒙特福特的宫廷巫师出手了,光明系巫师大声吟唱了一个魔法,明亮的白色光线让这群天鬼和蝙蝠们刺得睁不开眼睛,海希魔法的威力驱散了这些乌合之众,它们暂时退却了。

顶住了亡灵空军的威胁,弗尔卡德焦急地冲到垛墙边上。

在弗尔卡德的视线中,这一片城墙几乎被清理一空,随后,五六架坚固的云梯被架在了城墙的垛口上,在荒坟守卫的带领下,更多的亡灵军队登上了城头。

一队骑士想要前往支援,亡灵大巫师的亡灵魔法随后而至,死亡之风从城墙上呼啸而过,三十几个骑士被死亡之风当场击中,骨肉分离,盔甲朽烂,化为一缕尘埃。

农奴士兵们惨叫着开始了溃败,在亡灵的力量下,凡人的挣扎如此可笑,农奴们那薄弱的长枪阵和手中的剑刃根本无法阻止荒坟守卫的进攻,骑士们被迫加入了战场,还有那来自帝国的侨民们,即使知道自己没有胜利的可能,自由民兵们依然愿意为这座城堡战斗到最后一刻,三队帝国侨民组成的杂牌军冲入城墙的缺口处,他们用血肉之躯阻挡着亡灵的进攻,他们大喊着查理曼大帝的名字,宣誓自己绝不向亡灵杂碎屈服。

亡灵并不会因为凡人的勇敢就退缩,不知疲倦,没有情感的荒坟守卫们使用手中的战刀和长戟收割着帝国侨民的生命,每当一个凡人死去,他就会立即在凯姆勒的魔力下被复活成丧尸或者骷髅勇士,死去的骑士则是变成荒坟守卫和亡灵骑士。

在灰色山脉群山的俯瞰之下,整座蒙特弗尔城堡西段的城墙冒着滚滚浓烟,城头之上到处都是人类守军和亡灵军队交战的影子。

卡拉德率领着一支精锐的骑士四处驰援,有赖于蒙特弗尔城堡那足够宽和结实的城墙,依靠着骑士们的集团冲锋,摇摇欲坠的战线被维持在了一个脆弱的平衡点上,随时有可能发生偏移。

战线暂时被控制住了,可这只是暂时的,亡灵的数量就像滚雪球,只会越杀越多。

“他们顶住了!”公爵的管家朝着公爵喊道:“我们会胜利的!”

“是的,我们会胜利的!”弗尔卡德公爵从自己的亲卫骑士手中接过了自己顶部有金色城堡雕塑的十字盔,他紧了紧身上的秘银板甲,黑底白城的家族纹章闪闪发光:“以女士之名,我们会胜利的!”

“公爵?不,你不能亲自上前线!”管家很快发现了公爵的打算。

“我的人民需要我,而我,也将回应他们的呼声!”弗尔卡德公爵拔出自己自己的宝剑,那传承自初代蒙特福特公爵马克路德的蒙特福特之剑上燃烧着白金色的火焰:“骑士们!听我一言!”

数百骑士一起拔出了自己的利剑:“为你效劳!我的公爵!”

“面对邪恶,我们绝不屈服!面对威胁,我们绝不懈怠!我的骑士们,保卫领地,保家卫国,千年前亚瑟如是,千年后的我们如是,虽然我们永远无法和先祖们相提并论,但是我的骑士们呐!我们必须鼓起勇气,对抗敌人!”弗尔卡德公爵高声喊道,他声如洪钟:“战斗吧,蒙特福特的骑士们,女士永远和我们同在!”

“为了女士!为了蒙特福特!”

“为了女士!为了蒙特福特!”

城墙上传来了充满着希望的吼声,弗尔卡德公爵亲自率领着自己的亲卫骑士们加入了战场,湖中仙女的圣歌在城墙上响彻,蒙特福特公国的骑士们在冲锋的路上一起高唱着古老的歌谣,那是使用古布列塔尼语吟唱的古老歌曲,在这个低哥特语普及的今天,只有很少的人能明白歌曲里唱的是什么了。

不过没关系,在浓烟滚滚的城楼上,在灰蒙蒙的天幕之下,骑士们的圣歌驱逐着亡灵的力量,他们冲入敌阵,和亡灵展开了嗜血的拼杀,明亮的阳光刺破了被凯姆勒施法掩盖的天幕,湖中仙女的神力在骑士们的心中流淌着,他们是挺立在平民和邪恶中的最后一道防线。

“杀啊!杀啊!前进!”亡灵大巫师凯姆勒举起了自己的聒噪头骨法杖,那可怕的死亡之风在城墙上来回旋转,眨眼间又有上百名士兵和骑士一起化为了枯骨。

城墙之下,巨型攻城锤正在撞击着蒙特福特的城门,巨大的城门发出令人心惊胆战的响声,此时守军们只能坚信这座坚城的城门足够坚固。

弗尔卡德和他的骑士们一开始在战争中取得了优势,大群亡灵在骑士的集团冲锋下被当场冲下了城墙,但是亡灵的数量无穷无尽,而骑士们和他们的战马在反复的冲锋下逐渐疲倦,更糟糕的是,每当一位可敬的凡人士兵倒下,就意味着凯姆勒的古坟军团得到了一个新兵。

骑士们的冲锋逐渐被亡灵形成的人堆阻挡,失去了冲击力的骑士们在被迫停下脚步之后立即遭到屠杀,没过几秒,一名亡灵骑士就会从他们的身体上复苏,逐渐,亡灵的数量多过了凡人的数量,当弗尔卡德公爵在血肉的刺激下回过神来之时,他发现一开始跟随着自己的五十多个骑士仅剩下二十多人。

“公爵!我们顶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城堡就要失守了!”远征骑士卡拉德手握杜兰戴尔之剑将一个荒坟守卫的脑袋从他的脖子上切掉,他从一群骷髅勇士和荒坟守卫的包围中杀出一条白骨之路。

“蒙特福特公爵,弗尔卡德阁下,立即向我,海因里希-凯姆勒投降!否则我和我的军团将把你的城堡和你的人民完全屠戮殆尽!”仿佛在响应着卡拉德的话,亡灵大巫师海因里希-凯姆勒在城下用魔法高声喊道。

城堡上的气氛突然凝滞,亡灵军队像是得到了命令似地停下了进攻,将弗尔卡德公爵和凯姆勒中间的区域让了出来,弗尔卡德公爵咬着牙,他握紧了手中的利剑,向前一步,正想告诉亡灵巫师这是痴心妄想。

“纳伽什的凝视!”亡灵大巫师凯姆勒压根没有给公爵回答的时间,相反,在公爵露出身形的一瞬间,凯姆勒就迫不及待地吟唱强大的法术,两道紫红色的光束在亡灵大巫师的双眼中凝聚,直指公爵本人,而骑士们甚至还未反应过来。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凯姆勒露出了狰狞笑容。

然而,亡灵大巫师的计划中出现了一个致命的失算,他过于想要通过卑劣的手段偷袭弗尔卡德公爵本人,那特殊的喊话不仅让弗尔卡德公爵现身,更是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一道行走的闪电在天穹之上翻滚而来。

金色的狮鹫张开双翼掠过高空,骑乘在狮鹫上的骑士单手举一柄巨大的双手战锤,战锤上雷光四射,他的手掌上燃烧着银色的火焰,胯下的狮鹫凄厉的尖啸声在战场上回荡着,狮鹫突然朝着凯姆勒所在之处长大了嘴巴,蓝色的雷光逐渐汇聚成了一个噼啪作响的电球。

亡灵大巫师看见狮鹫口中凝聚地闪电球就大感不妙,凯姆勒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立即闪开。

狮鹫口中喷出一道闪电直接攻击凯姆勒本人,亡灵大巫师的近卫缚灵骑士被这道闪电当场劈成了两半。

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