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有没有病毒

【 .】,精彩免费!

“家里有小表叔的签名照,回去给,影帝本尊以后多的是机会见。”

“好。”景倾歌圆满了,凑上小嘴儿亲了季亦承一口。

集体捂眼,又开启秀恩爱模式了。

机舱里的气氛很热闹,欢乐无比,大家闹了一会儿,景倾歌有些累了,季亦承直接抱着她去后面的小休息室里休息,大家也都非常有眼力劲儿的安静下来。

不算大的单人床上。

季亦承紧紧的抱着怀里人,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发旋处,热气散在脸颊,

“睡吧,一觉醒来就到家了。”

景倾歌软糯糯的嗯了一声,又在他胸口上胡乱的蹭了几下,便沉沉的睡着了,樱红的唇角还挂着甜甜的笑。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和季亦承举办婚礼了,然后生了小宝宝,特别精致漂亮,叫他爹地,叫她妈咪。

季亦承轻轻的抚着她的脸,痴痴的看了好久,一颦一眼,早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最深的眷念。

……

红指甲芳心未展少女旅行图片

景倾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罗马连续下了一个礼拜的雨,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作美,忽然间就放晴了,初冬的阳光暖暖的洒进来,淌了一地碎金,涟漪荡漾,空气里还飘荡着她喜欢的玫瑰花香。

景倾歌情不自禁的翘了嘴角,长长的睫毛一眨,轻轻睁开眼,一边叫他,

“季亦承……”

小手一摸,却发现身边空落落的,早就没了温热的温度。

景倾歌一下子清醒了,骤然睁大了眼睛,直挺挺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喊他的名字,

“季亦承,季亦承!”

“蹬蹬蹬—”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哐当”,季亦承一下子撞门进来,慌忙紧问,“倾宝儿怎么了!怎么了……”

……

看着眼前冲过来穿着睡衣的男人,碎碎的头发耷拉着,完美的轮廓掩映在斑驳的剪影里,妖孽,迷人,无限柔情。

景倾歌倏地鼻子一酸,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眼睛都有些微微泛红,她其实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只是在他面前她发现自己完全变成了娇软无能小迷妹,鼻子一擤,糯糯的声音溢满了撒娇语气,

“我醒来找不到……”

季亦承眉宇微怔,旋即宠溺的笑了,温柔得不得了,主动道歉说,“对不起,我下去给做早餐了,没想到会看不到我心里害怕,老公错了。”

昨天晚上她都没吃饭,他原本想着趁着她还在睡觉,下去厨房做一些她爱吃的早餐,等她醒来就能吃到,他要把她粉嘟嘟的婴儿肥给养回来!

景倾歌小脑袋趴在他肩膀上,下巴磕巴一点,难得的耍赖,

“本来就是的错,我有那么饿吗,又不急这么一会儿,等我醒了再去做就是。”

“嗯,以后不会了,再不会了,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我。”季亦承更顺着她,心里碎碎满满的疼。

景倾歌又冷艳艳的哼了一声,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忽的,听到一阵脚步碎碎挪动的轻响。 【 .】,精彩免费!

“家里有小表叔的签名照,回去给,影帝本尊以后多的是机会见。”

“好。”景倾歌圆满了,凑上小嘴儿亲了季亦承一口。

集体捂眼,又开启秀恩爱模式了。

机舱里的气氛很热闹,欢乐无比,大家闹了一会儿,景倾歌有些累了,季亦承直接抱着她去后面的小休息室里休息,大家也都非常有眼力劲儿的安静下来。

不算大的单人床上。

季亦承紧紧的抱着怀里人,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发旋处,热气散在脸颊,

“睡吧,一觉醒来就到家了。”

景倾歌软糯糯的嗯了一声,又在他胸口上胡乱的蹭了几下,便沉沉的睡着了,樱红的唇角还挂着甜甜的笑。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和季亦承举办婚礼了,然后生了小宝宝,特别精致漂亮,叫他爹地,叫她妈咪。

季亦承轻轻的抚着她的脸,痴痴的看了好久,一颦一眼,早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最深的眷念。

……

景倾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罗马连续下了一个礼拜的雨,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作美,忽然间就放晴了,初冬的阳光暖暖的洒进来,淌了一地碎金,涟漪荡漾,空气里还飘荡着她喜欢的玫瑰花香。

景倾歌情不自禁的翘了嘴角,长长的睫毛一眨,轻轻睁开眼,一边叫他,

“季亦承……”

小手一摸,却发现身边空落落的,早就没了温热的温度。

景倾歌一下子清醒了,骤然睁大了眼睛,直挺挺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喊他的名字,

“季亦承,季亦承!”

“蹬蹬蹬—”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哐当”,季亦承一下子撞门进来,慌忙紧问,“倾宝儿怎么了!怎么了……”

……

看着眼前冲过来穿着睡衣的男人,碎碎的头发耷拉着,完美的轮廓掩映在斑驳的剪影里,妖孽,迷人,无限柔情。

景倾歌倏地鼻子一酸,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眼睛都有些微微泛红,她其实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只是在他面前她发现自己完全变成了娇软无能小迷妹,鼻子一擤,糯糯的声音溢满了撒娇语气,

“我醒来找不到……”

季亦承眉宇微怔,旋即宠溺的笑了,温柔得不得了,主动道歉说,“对不起,我下去给做早餐了,没想到会看不到我心里害怕,老公错了。”

昨天晚上她都没吃饭,他原本想着趁着她还在睡觉,下去厨房做一些她爱吃的早餐,等她醒来就能吃到,他要把她粉嘟嘟的婴儿肥给养回来!

景倾歌小脑袋趴在他肩膀上,下巴磕巴一点,难得的耍赖,

“本来就是的错,我有那么饿吗,又不急这么一会儿,等我醒了再去做就是。”

“嗯,以后不会了,再不会了,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我。”季亦承更顺着她,心里碎碎满满的疼。

景倾歌又冷艳艳的哼了一声,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忽的,听到一阵脚步碎碎挪动的轻响。

【 .】,精彩免费!

“家里有小表叔的签名照,回去给,影帝本尊以后多的是机会见。”

“好。”景倾歌圆满了,凑上小嘴儿亲了季亦承一口。

集体捂眼,又开启秀恩爱模式了。

机舱里的气氛很热闹,欢乐无比,大家闹了一会儿,景倾歌有些累了,季亦承直接抱着她去后面的小休息室里休息,大家也都非常有眼力劲儿的安静下来。

不算大的单人床上。

季亦承紧紧的抱着怀里人,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发旋处,热气散在脸颊,

“睡吧,一觉醒来就到家了。”

景倾歌软糯糯的嗯了一声,又在他胸口上胡乱的蹭了几下,便沉沉的睡着了,樱红的唇角还挂着甜甜的笑。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和季亦承举办婚礼了,然后生了小宝宝,特别精致漂亮,叫他爹地,叫她妈咪。

季亦承轻轻的抚着她的脸,痴痴的看了好久,一颦一眼,早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最深的眷念。

……

景倾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罗马连续下了一个礼拜的雨,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作美,忽然间就放晴了,初冬的阳光暖暖的洒进来,淌了一地碎金,涟漪荡漾,空气里还飘荡着她喜欢的玫瑰花香。

景倾歌情不自禁的翘了嘴角,长长的睫毛一眨,轻轻睁开眼,一边叫他,

“季亦承……”

小手一摸,却发现身边空落落的,早就没了温热的温度。

景倾歌一下子清醒了,骤然睁大了眼睛,直挺挺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喊他的名字,

“季亦承,季亦承!”

“蹬蹬蹬—”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哐当”,季亦承一下子撞门进来,慌忙紧问,“倾宝儿怎么了!怎么了……”

……

看着眼前冲过来穿着睡衣的男人,碎碎的头发耷拉着,完美的轮廓掩映在斑驳的剪影里,妖孽,迷人,无限柔情。

景倾歌倏地鼻子一酸,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眼睛都有些微微泛红,她其实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只是在他面前她发现自己完全变成了娇软无能小迷妹,鼻子一擤,糯糯的声音溢满了撒娇语气,

“我醒来找不到……”

季亦承眉宇微怔,旋即宠溺的笑了,温柔得不得了,主动道歉说,“对不起,我下去给做早餐了,没想到会看不到我心里害怕,老公错了。”

昨天晚上她都没吃饭,他原本想着趁着她还在睡觉,下去厨房做一些她爱吃的早餐,等她醒来就能吃到,他要把她粉嘟嘟的婴儿肥给养回来!

景倾歌小脑袋趴在他肩膀上,下巴磕巴一点,难得的耍赖,

“本来就是的错,我有那么饿吗,又不急这么一会儿,等我醒了再去做就是。”

“嗯,以后不会了,再不会了,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我。”季亦承更顺着她,心里碎碎满满的疼。

景倾歌又冷艳艳的哼了一声,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忽的,听到一阵脚步碎碎挪动的轻响。

【 .】,精彩免费!

“家里有小表叔的签名照,回去给,影帝本尊以后多的是机会见。”

“好。”景倾歌圆满了,凑上小嘴儿亲了季亦承一口。

集体捂眼,又开启秀恩爱模式了。

机舱里的气氛很热闹,欢乐无比,大家闹了一会儿,景倾歌有些累了,季亦承直接抱着她去后面的小休息室里休息,大家也都非常有眼力劲儿的安静下来。

不算大的单人床上。

季亦承紧紧的抱着怀里人,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发旋处,热气散在脸颊,

“睡吧,一觉醒来就到家了。”

景倾歌软糯糯的嗯了一声,又在他胸口上胡乱的蹭了几下,便沉沉的睡着了,樱红的唇角还挂着甜甜的笑。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和季亦承举办婚礼了,然后生了小宝宝,特别精致漂亮,叫他爹地,叫她妈咪。

季亦承轻轻的抚着她的脸,痴痴的看了好久,一颦一眼,早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最深的眷念。

……

景倾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罗马连续下了一个礼拜的雨,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作美,忽然间就放晴了,初冬的阳光暖暖的洒进来,淌了一地碎金,涟漪荡漾,空气里还飘荡着她喜欢的玫瑰花香。

景倾歌情不自禁的翘了嘴角,长长的睫毛一眨,轻轻睁开眼,一边叫他,

“季亦承……”

小手一摸,却发现身边空落落的,早就没了温热的温度。

景倾歌一下子清醒了,骤然睁大了眼睛,直挺挺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喊他的名字,

“季亦承,季亦承!”

“蹬蹬蹬—”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哐当”,季亦承一下子撞门进来,慌忙紧问,“倾宝儿怎么了!怎么了……”

……

看着眼前冲过来穿着睡衣的男人,碎碎的头发耷拉着,完美的轮廓掩映在斑驳的剪影里,妖孽,迷人,无限柔情。

景倾歌倏地鼻子一酸,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眼睛都有些微微泛红,她其实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只是在他面前她发现自己完全变成了娇软无能小迷妹,鼻子一擤,糯糯的声音溢满了撒娇语气,

“我醒来找不到……”

季亦承眉宇微怔,旋即宠溺的笑了,温柔得不得了,主动道歉说,“对不起,我下去给做早餐了,没想到会看不到我心里害怕,老公错了。”

昨天晚上她都没吃饭,他原本想着趁着她还在睡觉,下去厨房做一些她爱吃的早餐,等她醒来就能吃到,他要把她粉嘟嘟的婴儿肥给养回来!

景倾歌小脑袋趴在他肩膀上,下巴磕巴一点,难得的耍赖,

“本来就是的错,我有那么饿吗,又不急这么一会儿,等我醒了再去做就是。”

“嗯,以后不会了,再不会了,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我。”季亦承更顺着她,心里碎碎满满的疼。

景倾歌又冷艳艳的哼了一声,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忽的,听到一阵脚步碎碎挪动的轻响。

【 .】,精彩免费!

“家里有小表叔的签名照,回去给,影帝本尊以后多的是机会见。”

“好。”景倾歌圆满了,凑上小嘴儿亲了季亦承一口。

集体捂眼,又开启秀恩爱模式了。

机舱里的气氛很热闹,欢乐无比,大家闹了一会儿,景倾歌有些累了,季亦承直接抱着她去后面的小休息室里休息,大家也都非常有眼力劲儿的安静下来。

不算大的单人床上。

季亦承紧紧的抱着怀里人,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发旋处,热气散在脸颊,

“睡吧,一觉醒来就到家了。”

景倾歌软糯糯的嗯了一声,又在他胸口上胡乱的蹭了几下,便沉沉的睡着了,樱红的唇角还挂着甜甜的笑。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和季亦承举办婚礼了,然后生了小宝宝,特别精致漂亮,叫他爹地,叫她妈咪。

季亦承轻轻的抚着她的脸,痴痴的看了好久,一颦一眼,早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最深的眷念。

……

景倾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罗马连续下了一个礼拜的雨,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作美,忽然间就放晴了,初冬的阳光暖暖的洒进来,淌了一地碎金,涟漪荡漾,空气里还飘荡着她喜欢的玫瑰花香。

景倾歌情不自禁的翘了嘴角,长长的睫毛一眨,轻轻睁开眼,一边叫他,

“季亦承……”

小手一摸,却发现身边空落落的,早就没了温热的温度。

景倾歌一下子清醒了,骤然睁大了眼睛,直挺挺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喊他的名字,

“季亦承,季亦承!”

“蹬蹬蹬—”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哐当”,季亦承一下子撞门进来,慌忙紧问,“倾宝儿怎么了!怎么了……”

……

看着眼前冲过来穿着睡衣的男人,碎碎的头发耷拉着,完美的轮廓掩映在斑驳的剪影里,妖孽,迷人,无限柔情。

景倾歌倏地鼻子一酸,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眼睛都有些微微泛红,她其实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只是在他面前她发现自己完全变成了娇软无能小迷妹,鼻子一擤,糯糯的声音溢满了撒娇语气,

“我醒来找不到……”

季亦承眉宇微怔,旋即宠溺的笑了,温柔得不得了,主动道歉说,“对不起,我下去给做早餐了,没想到会看不到我心里害怕,老公错了。”

昨天晚上她都没吃饭,他原本想着趁着她还在睡觉,下去厨房做一些她爱吃的早餐,等她醒来就能吃到,他要把她粉嘟嘟的婴儿肥给养回来!

景倾歌小脑袋趴在他肩膀上,下巴磕巴一点,难得的耍赖,

“本来就是的错,我有那么饿吗,又不急这么一会儿,等我醒了再去做就是。”

“嗯,以后不会了,再不会了,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我。”季亦承更顺着她,心里碎碎满满的疼。

景倾歌又冷艳艳的哼了一声,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忽的,听到一阵脚步碎碎挪动的轻响。

【 .】,精彩免费!

“家里有小表叔的签名照,回去给,影帝本尊以后多的是机会见。”

“好。”景倾歌圆满了,凑上小嘴儿亲了季亦承一口。

集体捂眼,又开启秀恩爱模式了。

机舱里的气氛很热闹,欢乐无比,大家闹了一会儿,景倾歌有些累了,季亦承直接抱着她去后面的小休息室里休息,大家也都非常有眼力劲儿的安静下来。

不算大的单人床上。

季亦承紧紧的抱着怀里人,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发旋处,热气散在脸颊,

“睡吧,一觉醒来就到家了。”

景倾歌软糯糯的嗯了一声,又在他胸口上胡乱的蹭了几下,便沉沉的睡着了,樱红的唇角还挂着甜甜的笑。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和季亦承举办婚礼了,然后生了小宝宝,特别精致漂亮,叫他爹地,叫她妈咪。

季亦承轻轻的抚着她的脸,痴痴的看了好久,一颦一眼,早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最深的眷念。

……

景倾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罗马连续下了一个礼拜的雨,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作美,忽然间就放晴了,初冬的阳光暖暖的洒进来,淌了一地碎金,涟漪荡漾,空气里还飘荡着她喜欢的玫瑰花香。

景倾歌情不自禁的翘了嘴角,长长的睫毛一眨,轻轻睁开眼,一边叫他,

“季亦承……”

小手一摸,却发现身边空落落的,早就没了温热的温度。

景倾歌一下子清醒了,骤然睁大了眼睛,直挺挺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喊他的名字,

“季亦承,季亦承!”

“蹬蹬蹬—”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哐当”,季亦承一下子撞门进来,慌忙紧问,“倾宝儿怎么了!怎么了……”

……

看着眼前冲过来穿着睡衣的男人,碎碎的头发耷拉着,完美的轮廓掩映在斑驳的剪影里,妖孽,迷人,无限柔情。

景倾歌倏地鼻子一酸,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眼睛都有些微微泛红,她其实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只是在他面前她发现自己完全变成了娇软无能小迷妹,鼻子一擤,糯糯的声音溢满了撒娇语气,

“我醒来找不到……”

季亦承眉宇微怔,旋即宠溺的笑了,温柔得不得了,主动道歉说,“对不起,我下去给做早餐了,没想到会看不到我心里害怕,老公错了。”

昨天晚上她都没吃饭,他原本想着趁着她还在睡觉,下去厨房做一些她爱吃的早餐,等她醒来就能吃到,他要把她粉嘟嘟的婴儿肥给养回来!

景倾歌小脑袋趴在他肩膀上,下巴磕巴一点,难得的耍赖,

“本来就是的错,我有那么饿吗,又不急这么一会儿,等我醒了再去做就是。”

“嗯,以后不会了,再不会了,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我。”季亦承更顺着她,心里碎碎满满的疼。

景倾歌又冷艳艳的哼了一声,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忽的,听到一阵脚步碎碎挪动的轻响。

【 .】,精彩免费!

“家里有小表叔的签名照,回去给,影帝本尊以后多的是机会见。”

“好。”景倾歌圆满了,凑上小嘴儿亲了季亦承一口。

集体捂眼,又开启秀恩爱模式了。

机舱里的气氛很热闹,欢乐无比,大家闹了一会儿,景倾歌有些累了,季亦承直接抱着她去后面的小休息室里休息,大家也都非常有眼力劲儿的安静下来。

不算大的单人床上。

季亦承紧紧的抱着怀里人,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发旋处,热气散在脸颊,

“睡吧,一觉醒来就到家了。”

景倾歌软糯糯的嗯了一声,又在他胸口上胡乱的蹭了几下,便沉沉的睡着了,樱红的唇角还挂着甜甜的笑。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和季亦承举办婚礼了,然后生了小宝宝,特别精致漂亮,叫他爹地,叫她妈咪。

季亦承轻轻的抚着她的脸,痴痴的看了好久,一颦一眼,早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最深的眷念。

……

景倾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罗马连续下了一个礼拜的雨,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作美,忽然间就放晴了,初冬的阳光暖暖的洒进来,淌了一地碎金,涟漪荡漾,空气里还飘荡着她喜欢的玫瑰花香。

景倾歌情不自禁的翘了嘴角,长长的睫毛一眨,轻轻睁开眼,一边叫他,

“季亦承……”

小手一摸,却发现身边空落落的,早就没了温热的温度。

景倾歌一下子清醒了,骤然睁大了眼睛,直挺挺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喊他的名字,

“季亦承,季亦承!”

“蹬蹬蹬—”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哐当”,季亦承一下子撞门进来,慌忙紧问,“倾宝儿怎么了!怎么了……”

……

看着眼前冲过来穿着睡衣的男人,碎碎的头发耷拉着,完美的轮廓掩映在斑驳的剪影里,妖孽,迷人,无限柔情。

景倾歌倏地鼻子一酸,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眼睛都有些微微泛红,她其实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只是在他面前她发现自己完全变成了娇软无能小迷妹,鼻子一擤,糯糯的声音溢满了撒娇语气,

“我醒来找不到……”

季亦承眉宇微怔,旋即宠溺的笑了,温柔得不得了,主动道歉说,“对不起,我下去给做早餐了,没想到会看不到我心里害怕,老公错了。”

昨天晚上她都没吃饭,他原本想着趁着她还在睡觉,下去厨房做一些她爱吃的早餐,等她醒来就能吃到,他要把她粉嘟嘟的婴儿肥给养回来!

景倾歌小脑袋趴在他肩膀上,下巴磕巴一点,难得的耍赖,

“本来就是的错,我有那么饿吗,又不急这么一会儿,等我醒了再去做就是。”

“嗯,以后不会了,再不会了,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我。”季亦承更顺着她,心里碎碎满满的疼。

景倾歌又冷艳艳的哼了一声,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忽的,听到一阵脚步碎碎挪动的轻响。

【 .】,精彩免费!

“家里有小表叔的签名照,回去给,影帝本尊以后多的是机会见。”

“好。”景倾歌圆满了,凑上小嘴儿亲了季亦承一口。

集体捂眼,又开启秀恩爱模式了。

机舱里的气氛很热闹,欢乐无比,大家闹了一会儿,景倾歌有些累了,季亦承直接抱着她去后面的小休息室里休息,大家也都非常有眼力劲儿的安静下来。

不算大的单人床上。

季亦承紧紧的抱着怀里人,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发旋处,热气散在脸颊,

“睡吧,一觉醒来就到家了。”

景倾歌软糯糯的嗯了一声,又在他胸口上胡乱的蹭了几下,便沉沉的睡着了,樱红的唇角还挂着甜甜的笑。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和季亦承举办婚礼了,然后生了小宝宝,特别精致漂亮,叫他爹地,叫她妈咪。

季亦承轻轻的抚着她的脸,痴痴的看了好久,一颦一眼,早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最深的眷念。

……

景倾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罗马连续下了一个礼拜的雨,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作美,忽然间就放晴了,初冬的阳光暖暖的洒进来,淌了一地碎金,涟漪荡漾,空气里还飘荡着她喜欢的玫瑰花香。

景倾歌情不自禁的翘了嘴角,长长的睫毛一眨,轻轻睁开眼,一边叫他,

“季亦承……”

小手一摸,却发现身边空落落的,早就没了温热的温度。

景倾歌一下子清醒了,骤然睁大了眼睛,直挺挺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喊他的名字,

“季亦承,季亦承!”

“蹬蹬蹬—”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哐当”,季亦承一下子撞门进来,慌忙紧问,“倾宝儿怎么了!怎么了……”

……

看着眼前冲过来穿着睡衣的男人,碎碎的头发耷拉着,完美的轮廓掩映在斑驳的剪影里,妖孽,迷人,无限柔情。

景倾歌倏地鼻子一酸,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眼睛都有些微微泛红,她其实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只是在他面前她发现自己完全变成了娇软无能小迷妹,鼻子一擤,糯糯的声音溢满了撒娇语气,

“我醒来找不到……”

季亦承眉宇微怔,旋即宠溺的笑了,温柔得不得了,主动道歉说,“对不起,我下去给做早餐了,没想到会看不到我心里害怕,老公错了。”

昨天晚上她都没吃饭,他原本想着趁着她还在睡觉,下去厨房做一些她爱吃的早餐,等她醒来就能吃到,他要把她粉嘟嘟的婴儿肥给养回来!

景倾歌小脑袋趴在他肩膀上,下巴磕巴一点,难得的耍赖,

“本来就是的错,我有那么饿吗,又不急这么一会儿,等我醒了再去做就是。”

“嗯,以后不会了,再不会了,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我。”季亦承更顺着她,心里碎碎满满的疼。

景倾歌又冷艳艳的哼了一声,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忽的,听到一阵脚步碎碎挪动的轻响。

【 .】,精彩免费!

“家里有小表叔的签名照,回去给,影帝本尊以后多的是机会见。”

“好。”景倾歌圆满了,凑上小嘴儿亲了季亦承一口。

集体捂眼,又开启秀恩爱模式了。

机舱里的气氛很热闹,欢乐无比,大家闹了一会儿,景倾歌有些累了,季亦承直接抱着她去后面的小休息室里休息,大家也都非常有眼力劲儿的安静下来。

不算大的单人床上。

季亦承紧紧的抱着怀里人,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发旋处,热气散在脸颊,

“睡吧,一觉醒来就到家了。”

景倾歌软糯糯的嗯了一声,又在他胸口上胡乱的蹭了几下,便沉沉的睡着了,樱红的唇角还挂着甜甜的笑。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和季亦承举办婚礼了,然后生了小宝宝,特别精致漂亮,叫他爹地,叫她妈咪。

季亦承轻轻的抚着她的脸,痴痴的看了好久,一颦一眼,早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最深的眷念。

……

景倾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罗马连续下了一个礼拜的雨,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作美,忽然间就放晴了,初冬的阳光暖暖的洒进来,淌了一地碎金,涟漪荡漾,空气里还飘荡着她喜欢的玫瑰花香。

景倾歌情不自禁的翘了嘴角,长长的睫毛一眨,轻轻睁开眼,一边叫他,

“季亦承……”

小手一摸,却发现身边空落落的,早就没了温热的温度。

景倾歌一下子清醒了,骤然睁大了眼睛,直挺挺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喊他的名字,

“季亦承,季亦承!”

“蹬蹬蹬—”楼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哐当”,季亦承一下子撞门进来,慌忙紧问,“倾宝儿怎么了!怎么了……”

……

看着眼前冲过来穿着睡衣的男人,碎碎的头发耷拉着,完美的轮廓掩映在斑驳的剪影里,妖孽,迷人,无限柔情。

景倾歌倏地鼻子一酸,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眼睛都有些微微泛红,她其实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只是在他面前她发现自己完全变成了娇软无能小迷妹,鼻子一擤,糯糯的声音溢满了撒娇语气,

“我醒来找不到……”

季亦承眉宇微怔,旋即宠溺的笑了,温柔得不得了,主动道歉说,“对不起,我下去给做早餐了,没想到会看不到我心里害怕,老公错了。”

昨天晚上她都没吃饭,他原本想着趁着她还在睡觉,下去厨房做一些她爱吃的早餐,等她醒来就能吃到,他要把她粉嘟嘟的婴儿肥给养回来!

景倾歌小脑袋趴在他肩膀上,下巴磕巴一点,难得的耍赖,

“本来就是的错,我有那么饿吗,又不急这么一会儿,等我醒了再去做就是。”

“嗯,以后不会了,再不会了,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我。”季亦承更顺着她,心里碎碎满满的疼。

景倾歌又冷艳艳的哼了一声,在他胸口捶了一拳。

忽的,听到一阵脚步碎碎挪动的轻响。